媒体关注

《羊城晚报》A6版《设计系列就业主题活动 引导失业人群再谋职业》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8日来源:广州义工联

文化大篷车开进黄埔区夏港街永和街,解决社区居民失业问题有高招

 

夏港街道活动现场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宋昀潇

在广州黄埔永和,38岁的罗女士一笔一划仔细填写着用工登记表,两岁的小儿子在一旁跳动吵闹,她左手拍了拍儿子肩膀示意其不要吵闹,右手继续仔细将表格逐项填写,在数十页的招聘信息中,她一眼看中永和街某食品厂的包装工。本周文化大篷车开进了黄埔区的夏港街与永和街,为了解决各自街道里的失业人群,两个街的街道与家综可谓用尽心思。

2017“时来物转 和谐南粤”文化大篷车社区行暨第六届广东十大文明和谐社区示范活动,由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发起,广东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广东省文化厅、共青团广东省委员会、广东省妇女联合会、广州市民政局、广州市社会组织联合会共同指导,广州市社会工作协会联合广东省物业管理行业协会、广州市义务工作者联合会和羊城公益文化传播中心举办。

活动现场

黄埔夏港

二孩妈妈微信创业

11月4日,在黄埔区夏港街的青年路上,由黄埔同人社工中心设计的一系列“就业”主题活动,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在打字竞赛区,三人一组比拼打字速度,打得既快且优的选手可获得奖品一份。在简历制作区,10张居民自制简历被张贴出来,由居民评出高低。

然而聚集最多人气的要属模拟创业展示区,皇后猪脚、土豪蛋、熏肉披萨、纸杯蛋糕等食物让人胃口大开。让人出乎意料的是,这些美食都出自全职妈妈们之手,“为了让糕点最好吃,我今天5点就起床和面了。”吴妈妈兴奋地告诉记者,自从5年前为生头胎辞掉教师工作后,她便积极尝试面点制作为家庭赚取零花钱,“做好了便放到微信上,有人有兴趣就会下单,这个做习惯了让我和小孩分开去上班反而会有心理落差。”

黄埔永和

250个岗位虚位以待

11月5日,永和克拉广场上人头攒动,在光明酸奶摊位前,老奶奶带着孙子等待着免费酸奶的派放。光明酸奶早从2002年便已在永和设厂,如今在永和注册的企业有652家之多,其中食品制造行业达20家,百事、雀巢等国际知名企业均有设厂。

“早在1993年,作为广东第一家台商园区,永和在初创时便已吸引30多家台商企业。” 永和街办事处主任邹勇刚向记者介绍。

另据永和家综社工介绍,为了更好帮助街道居民寻找工作,在活动现场,设求职就业摊位,提供15家企业的250个岗位给居民选择,不少人在现场便认真填写简历希望获得心仪职位。

关注话题

在家还是出外工作——中年妈妈们的困惑

本周周六的大篷车活动主题围绕“就业”二字,身处一线城市,人人都处于竞争局面,总有人落选自己心仪岗位被迫开始“家里蹲”生活。据智联招聘所发布的《2016年秋季中国雇主需求与白领人才供给报告》中显示,广州的人才供需竞争指数位列全国第八,达36.9,即平均每个职位有36.9人竞争。在残酷的职场竞争中,取得心仪岗位的人毕竟少数,并且许多人因各种原因离开就业岗位变身“失业”人员,2016年,广州市城镇登记失业人员达到23.63万名,而这20多万名的失业人员构成,绝大多数都是已生儿育女的中年妈妈们,到底是家庭为重还是工作至上,妈妈们心底总是困惑不已。

A 失业人群中近大半都是中年妈妈

夏港街位于广州市黄埔区珠江与东江出口交汇处,下辖青年、普晖、保税、金碧、墩头基、丽江六个社区居委会。

截至2017年6月底,夏港街登记在册的失业人员约有390人,而这300多名失业人员中,“4050”就业困难人员就占了103人,“所谓4050其实就是指40岁50岁人士,因为在失业人群中这部分人占大部分,所以专有4050的称谓。”夏港街社工就业辅导服务站站长李楚云向记者介绍,“这群人就业意愿强烈,许多人离退休还有数年,但因为年龄比较大且没有一技之长,可匹配的工作岗位十分少。”

事实上在“4050”人群中,女性失业者占了一大半,据广州市社科院发布的《广州蓝皮书:广州社会保障发展报告(2017)》所载,不少女性由于料理家务、照料家人而未就业,在潜在失业者群体中,更是超过八成均为女性,以初中学历,35至44岁年龄段者居多。

B “家庭为重”观念是重返工作拦路虎

今年40岁的阿英是个二胎妈妈,小儿子刚刚满一岁,阿英却已到崩溃边缘。阿英本做财会工作,然而为了生小儿子不得已辞职在家,阿英的丈夫远在番禺上班,一周只回来一次,家里又没有其他人可帮忙照看小孩,阿英一个人负担起了养育两个小孩的重任。整整一年多的失业时光,让阿英觉得自己没有价值感,孤独与焦虑常伴其左右,到后期阿英甚至对生活感到绝望,“我常常觉得自己是个废人。”就连丈夫一句不经意的批评都会让阿英患得患失,每当大儿子去上学小儿子睡熟时,往往是阿英倍感孤独的时候。

据接手阿英个案的夏港社工介绍,阿英的学历其实并不算低,大专文凭的她有着十几年的工作经验,阻挡阿英再就业的原因只是身为妈妈的阿英需要照顾家庭。

夏港街某负责劳动保障的人士告诉记者:“以阿英为代表的许多育儿妇女,都对工作岗位的要求诸多,比如要有周末双休,不能加班,离家要近,最好单位就在夏港,走路15分钟以内能到。”在记者采访过程中发现,许多待就业妇女因生育小孩辞掉原来工作,待小孩6、7岁读书了再找工作时往往便与社会脱节,“说实话,活少钱多离家近的岗位并不多。”

据夏港街社工与街道人员介绍,待就业的妇女们多想从事大企业的行政、人事、财务会计等室内坐班职业,然而往往最后被录用的岗位多是需要到处跑的业务员、报关员等。

C “互联网+”创业 可助力妇女再就业

自古便有“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之说,似乎女性又想照顾家庭又想兼任工作有贪心之嫌,世间哪有这等美事?

然而在从事多年女性社会工作研究的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副教授丁瑜看来,从古流传至今的“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早已在国人心中根深蒂固,以至于使女性会被“不照顾家庭就不是好妻子、好妈妈”等观念束缚。

“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妈妈们选择坐班的文职岗位?其实归根结底是‘职业性别隔离’在作怪,我们可以看到像幼教、护士、家政等照顾类型的职业都以女性为主,而技术类工种多为男性。大量重返工作岗位的女性也多由零散用工市场消化,即做小时工、临时工。”

“互联网+”创业,成了如今不少想兼顾家庭工作双方面妇女的选择。像是前文提到的阿英,便最后做起了微商创业,在微信上售卖自己手工做的各类糕点。

在我国香港地区,有专门的监察机制,设立平等机会委员会,定时审查单位是否有招工歧视,规定企业招收一定比例的残疾人士、弱能人士。“较发达地区惩罚机制严酷,一旦被发现雇主有性别歧视,则单位为此承担的代价太大。”丁瑜如是说。

 

(《羊城晚报》2017年11月06日A6版)

[ 返回 ]


上一篇:《羊城晚报》A3版《长者义工徒步“踏秋” 呼吁关爱空巢老人》

下一篇:《南方日报》A10版《2016—2017年度广东省文明城市、文明村镇、文明单位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