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关注

《羊城晚报》A6版《社区处处可见社工身影 助力居民过上幸福生活》

发布时间:2018年01月23日来源:广州义工联

文化大篷车本次停靠六个社区,社工模式如何更完善成为新话题

社区处处可见社工身影
助力居民过上幸福生活

文/图 羊城晚报记者 宋昀潇 每年的文化大篷车都少不了我们社工的身影,今年也不例外,从文艺汇演到跳蚤市集,每个积极活跃的社区背后都少不了勤劳社工们的努力。社工素有“负能量收集者”之谑称,有没有更好的模式能让社工们的付出得到应有的回报?本期大篷车话题就来谈谈社工模式如何更完善。

2017“时来物转 和谐南粤”文化大篷车社区行暨第六届广东十大文明和谐社区示范活动,由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发起,广东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广东省文化厅、共青团广东省委员会、广东省妇女联合会、广州市民政局、广州市社会组织联合会共同指导,广州市社会工作协会联合广东省物业管理行业协会、广州市义务工作者联合会和羊城公益文化传播中心举办,并得到九元航空、天天洗衣的公益支持。

活动现场

●社工撑台脚 社区活动样样行

赤岗街道活动现场
 

本期的大篷车主题为“时来物转 和谐南粤”,如何更好体现“时来物转”?广州海珠区赤岗街毛纺社区有高招!赤岗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举办“爱·磁吸”资源活化平台启动仪式暨赤岗公益跳蚤市集。关注“爱·磁吸”微信公众号,居民即可进行捐赠,由社工进行回收拍照后放上微店。社区居民可以在微店上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在平台上“淘货”,购买自己所需的物品,平台所产生的收益将用于赤岗社区弱势群体的帮扶工作。

在广州荔湾区岭南街沙基社区,一场由老年人唱主角的文艺汇演火热打响。10名老爷爷身穿军服,齐声歌唱《当那一天来临》,跟随者节奏他们或瞭望远方或握枪行礼,原来里面有人曾是退伍军人。粤语相声《不忘初心加油干》,更是将建党节、建军节等节日用歌曲串联在一起,引得银发老人们笑得前仰后合。据介绍,整场舞台表演节目均是由家综社工们牵线搭桥,最后呈现出此场精彩的演出。

●居民自乐会 互动融洽学知识

跳蚤市集火热开市

“双11”前夕,广州天河区汇景新城举办“人人参与消防,共创平安汇景”的消防体验日活动。在现场,来自汇景新城的居民、学生代表参与了知识竞答活动,在游戏中学消防、知消防、懂消防。

“双11”期间,广州黄埔区夏港街家庭综合服务中心组织街道少数民族居民,举办“唱民族团结赞歌,谱夏港和谐乐章”主题活动,组织各民族居民以歌舞形式展示各自民族特色。更摆设游戏摊位,让居民从游戏中体验千手观音、铁头功等特色民族文化。同时段在番禺区大龙街,为了让更多的居民关心社区内公共事务,番禺区大龙街家综联合街道社会事务科、居委会、业委会等单位,开展楼长宣传活动。

在广州黄埔区奥园春晓花园,由奥园春晓花园物业服务中心举办的跳蚤市集火热开市,小区住户将自家闲置物品低价出售赚取零花钱,在“经商”过程中获得乐趣。

关注话题

关注话题:社工模式如何更完善

作为全国最早开展社工服务的城市,2007年广州率先实施政府购买社会工作专项服务试点,开启了以政府购买服务招标,社工机构进行投标的长效运作模式,然而诸如人才待遇、机构发展等问题,都提示着社工若要长效发展,急需找到其他新发展之路。

没钱没前景 有社工抱憾离开

学医疗相关专业的秋红纯粹是因为理想而投身社工专业。作为医疗救助社工的她长年驻扎医院,平时的工作便是给各种有需要的病人家属,提供各种救助资金政策解答,以及做他们的“知心大姐姐”。今年7月份,她十分雀跃地告诉记者:“这个工作是能直接帮助到人,这便是我最大的理想和快乐。”然而今年10月,再见面时她说:“我已经辞职了,因为养不活自己。”前社工秋红换了一份市场营销的工作,这份工作与社工工作最大的不同,便在一个“钱”字。

作为广州最早开设的社工机构,北斗星社工服务中心在广州实属知名,其总干事梁国勇告诉记者,一名本科刚毕业的一线社工,薪资待遇一个月不过在3500元左右,“许多一线社工做完一两年便会选择离开这个行业,尤其是男性,承担家庭压力看到没有工资增长便会离职。”行业的不景气同样影响到了高校教育,今年5月中山大学停招社工本科专业,虽然此举乃中大为推进大学科建设所为,但据中大社工系教师介绍,每年20多个社工系本科生,多数考公读研,进入500强企业当普通职员,真正做社工的屈指可数。

 

社工机构缺乏 自我造血功能

据广州市社会工作协会会长张慧珍回忆,在2007年以前,社工机构社会认知程度更加低,全凭自己单打独斗生存艰难。到了2008年,广州率先在四条街道开展试点购买社工服务模式,社工机构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春天。

“政府先做立项和预算,然后报财政部门审核批准,最后进入公开招投标程序,通过招标选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并由选定的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提供服务,像是经常在街道看到的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便是由政府购买,社工机构承办,并进入家综提供服务。”广州市社会工作协会秘书长段鹏飞向记者简单介绍了此种模式,一般一个街(镇)家综项目的购买经费多在100万元到200万元之间,家综服务承办机构的社工工资便是算在购买经费里。

广东省民政事业发展研究服务中心理事长王先胜对社工发展有持续关注,“现在广州情况是社工必须依附机构,机构必须依附政府服务项目,没有拿到服务失去政府拨款只有死路一条。大部分社工机构自己没有造血功能,只能紧盯政府蛋糕,机构连自己都养不活,何谈去养活旗下社工。”

如今广州日臻完善的政府购买服务模式便是向已有60年成熟发展经验的中国香港借鉴而成,由政府出资购买社工服务,唯一区别的是,广州的社工机构存活只依靠此单一途径。

“香港社工机构也依赖政府,政府资助占其主要收入的60%以上,剩余40%左右为社会资助。反观广州,因国家税收政策未将政府购买服务纳入免税、减税范畴,且《慈善法》对慈善组织和免税有严格规定,社工机构很难争取到减税、免税资格,因此即使有企业捐赠,但基本不可能实现免税减税。”段鹏飞认为要解决这一局面,社会应视社工机构为公益机构,其政府购买社工服务实为公益购买概念,应给予社工机构一定的税收优惠政策。

在王先胜看来,广州的社工机构想要活得好,便应该发展专业领域的社工,针对特定的服务对象,“那些每个社工都能做的不具专业性内容的工作可以说是价值极低,社工的价值要能体现出其专业价值才能存在,才不会消耗社会财政资源。”在美国,待遇最优厚的当属临床社工,当专业价值发挥到极致时,则社工的另一盈利模式——有偿服务便可发展。

(《羊城晚报》2017年11月13日A6版)

[ 返回 ]


上一篇:《老人报》B2版《“叹”一盅两件 品敬老百叟宴》

下一篇:《羊城晚报》A6版《“周末父母”渐成常态 亲子活动最受追捧》